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文史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中国乡村之声 > 三农中国

寻访消失的河流:大运河的记忆

2013-12-31 09:38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北京12月31日消息(记者王成林)据中国乡村之声《乡土乡情》报道:临清,山东西北部的一座静谧小城,每天清晨、傍晚,在公园中、广场上,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京剧票友,自弹自唱,陶醉其中,山东人大多喜爱吕剧、琴书等地方戏,而临清人对京剧的热爱,则让这个偏僻小城显得颇为与众不同:

  “临清普及性很高,面大,喜爱的多,最大的80多,最小的六七岁五六岁的,今年正月十五唱了三天八场戏,二进宫,全本的四郎探母、武家坡。”

  说话的人叫肖献国,是临清市业余京剧协会的会长,他说,临清人爱戏更懂戏,来临清唱过的名角大家不胜枚举,更有名角“拜票友”的讲究:

  “名团名家都上临清来过,袁世海,李世绩,于魁智,梅葆玖梅宝月也来过,他们名家来了都和我们票友玩,方荣祥方老来过,我当时20多岁,我们这些票友当时都很穷,每人摊了五块钱请方老师吃了顿饭,吃完饭,我刚买的金鹿(自行车),我驮着老头在临清转了一圈。”

  让临清与京剧结缘的,正是历史上兴盛一时的京杭大运河,当年徽班进京时沿大运河北上,而临清作为当时运河上最重要的码头之一,是其必经之地和重要的演出场所。临清市文史专家马鲁奎:

  “徽班进京的时候,还没进京是在临清唱红的,凡是角,在临清唱不红他不算角,他来临清都规规矩矩在这唱,他比天津都卖力气,这儿要是弄个倒好下去了,那完了,进不了京了,因为这个地方徽商特别多。”

  大运河,给临清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烙印,而这座小城也见证了大运河数百年的兴衰。

  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成为中国内陆的南北交通大动脉,催生了运河两岸大批商埠,临清便是其中典型代表,作为当时重要的水运码头,临清在短短数十年中人口由不足十万发展到一百多万,商品“南达闽粤北通辽海”,成了名副其实的商业都会,有“繁华压两京、富庶甲齐郡”之说,山东聊城大学运河研究院院长李泉:

  “不光是南粮北运,各种物资都是从南方运到北京去,整个北京的消费基本上都是靠这个运河,同时带动了沿线商业的发展,他沿着运河兴起了一个城镇带,同时运河对整个区域的刚才说的商业、手工业、农业产生了一个全面的影响,所以说运河在中国历史上特别是明清时期对社会的发展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促进作用。”

  钞关,是当年大运河作为国家经济命脉的最直接见证,作为政府设在运河沿岸的税收机构,临清钞关迄今已有580年历史,是目前全国唯一一处保存下来的运河钞关,鼎盛时期,临清钞关年税收额占全国总税额的四分之一,十倍于整个山东省年税收额,居全国八大钞关之首,不仅如此,临清钞关,对于当时京城的建设还起着特殊的作用,马鲁奎:

  “这个地方土质好,杂质很少,烧出来的砖敲敲有铜音,击之有声,断之无孔,最后御定这个地方(烧),再就是运输方便,运粮船必须带40块,义务带,商船减半,20块。”

  临清贡砖,是当时北京城修建宫殿、园林等皇家建筑的主要建材,因而有“漂来的北京城”之说,更可见运河的重要性。

  作为世界上里程最长的人工运河,京杭大运河历经数百年风雨,从清代后期开始,受黄河改道、战乱等原因影响,开始出现断流,从此漕运主要改经海路,大运河开始走向衰落,聊城大学运河研究院院长李泉:

  “运河断流的根本原因就是黄河改道,黄河原来从徐州到淮安到淮河入海,1855年,从夏天大概六七月突然决口了,决口以后,运河整个的给截断了。”

  断流使京杭大运河逐渐失去了南北经济大动脉的作用,而进入20世纪后,铁路等现代交通方式的发展,更使京杭大运河的地位一落千丈,沿岸曾因河而兴的商埠、码头也大多随之迅速衰落:

  “首先衰落就是商业。商业衰落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城市规模缩小,人口减少,好多经商的都走了。你像临清,是一个纯商业城市,他就靠经商来维持生活,商业衰落肯定人家就走了,呆不下去了。”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京杭大运河山东济宁以南河段虽仍通航,却已不再以运输为主要功能,而是更多的发挥着防洪、灌溉、南水北调通道等作用,而济宁以北到天津的数百公里河段,则已彻底干涸。

  如今,虽已河退船隐,繁华不再,但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人工运河之一,京杭大运河的文化价值却越来越引起世人的重视,2014年,京杭大运河将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沿岸各地以对运河文化挖掘、保护、开发为核心的“新型运河经济”也悄然兴起。

  在山东阳谷县七级镇古运河河道旁,一位耄耋老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工地,由于当地发现了一个古运河码头,这里将被建成一个运河文化古镇,看着眼前的仿古建筑,老人似乎也在努力翻阅着脑海中的记忆:

  记者:“您今年多大年纪?”

  老人:“九十三了,俺奶奶给我说,那个桅都一搂多粗,那个水大,水面也得几十米宽,敷两沿,那个水都满河了,那个船装棉花,运粮食,都装十拉万斤,大船,卖菜的么得都在河滩上,那热闹。”

  而一旁年轻的镇长,则兴致勃勃的介绍着镇里的规划:

  “2011年的时候这个码头被发掘出来了,修缮方案已经拿出来了,绝对不能把它拆了重建,运河两岸搞这么一个1.5公里的运河古镇建设,总面积3万平米,房屋的建筑现在保存的是明清风格的。”

  听着镇长的介绍,老人似乎也明白了这个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将要发生的改变:

  记者:“河边建的这都是干什么的?”

  老人:“两边是开发,古建筑,搞旅游的。”

  记者:“那您赞成吗?”

  老人:“赞成啊。”

  或许在老人眼中,再精美的建筑和华丽的风景都无法与自己少年记忆中的运河相提并论,但可以想见的是,这个曾经喧嚣的运河小镇将再度因运河而焕发光彩,这条大河正在以新的方式滋润着她曾流经过的土地,老人的儿孙们将来或许可以通过眼前的一切和那苍凉悠远的运河号子,感受那曾经创造了无数繁华的京杭大运河。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夏恩博

头条推荐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