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文史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中国乡村之声 > 三农中国

在农村:“知识改变命运”从来不是一句口号

2013-12-28 07:59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北京12月28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不太识字,但是她一直支持我努力上学,她省吃俭用,就这样辛辛苦苦地供我读一直到大学。”

  说话的人叫张蚌蚌,是中国农业大学土地资源管理系的博士生。8年前,他从河南的一个小山村考上大学,他说感激母亲无怨无悔的奉献,才能让家境贫寒的他有了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

  “给我书包,求求你了,爹,求求你,别撕我的书。”

  “家里揭不开锅了,还上什么学。”

  “明天我不去学校了还不行。”

  这段电影中的场景就曾经真实地发生在刘小永的小伙伴们身上。刘小永的家在内蒙古科右中旗乌兰中嘎查,当时村子里80%的孩子因为贫穷上不起学。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把刘小永和同龄的小伙伴们重新拉回了学校。他的命运也因为这部法律而改变。大学毕业的他,回到家乡带领乡亲们致富。2009年,刘小永被推举为村委会主任。回想当年,正是当年走进学校的那一刻,改变了他的人生。

  刘小永:“像我们这代人,包括这代以后的人,虽然生活在农村,都有了这样上学的机会,让我们学到了知识,所以才能改变我这种命运。”

  知识改变命运,在农村从来不是一句口号。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

  杜文晓,也是中国农业大学的博士生,他的家在山东的一个小村庄,迄今为止,他是村子里唯一的博士生。在他的童年的记忆中,有一件事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村里有哪家的娃子考上了大学,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就像考上状元一样,于是村里热闹了,敲锣打鼓,张灯结彩。这个时候,长辈们就会对孩子们说,要向人家学习,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命运。因此,周围的同学们都会拼命努力,为了唯一的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而拼搏。

  杜文晓说,每次春节坐火车回家的路上,都能碰到很多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和他一样的年龄,却只身一人不远千里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谋生,很多人要好几年才能回家。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为他们没能获得读书的机会感到惋惜。

  北京团河实验学校是北京近郊的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团结进取、开拓创新”是学校的校训,每天上午10点做完早操后,由小主持人带领全体学生,一起宣读。朝气蓬勃的宣读声回荡在操场的每个角落。而这些学生,全都来自各地农村,他们与城里孩子一样,有着自己五光十色的梦想。

  记者:“你长大以后的梦想什么?”

  我想当音乐家;

  我想当老师;

  我想当书法家;

  我想上太空;

  我想当美食专家;

  从河南信阳来北京打工的李琴,就把孩子送到了这所学校读书,虽然老家有六间房,但是在北京,一家三口只能挤在出租房里。即便如此,小两口还是坚持打工赚钱,供孩子上学读书。

  “他爸爸很辛苦,为了这个家整天在外面打工不容易,房租、生活费、孩子上学的费用等等最后也攒不了几个钱,就是为了孩子在外面,孩子上完学,不会让孩子回农村种地的,我那俩孩子他们的梦想就是说,小家伙就说长大想当警察,另一个想出国留学,我说行,实现你的梦想,只要你好好努力学习。”

  但是,现实却无情地考验着农村孩子们的求学梦。

  在中国各个重点大学,农村学生的总体比例却在下降。农村学子向上求学的通道越来越窄。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的博士生齐钊就发现,自己身边农村学生越来越少。

  齐钊:“本科的时候,在中国农业大学,班里的生源情况是,乡村的学生生源大概占到三分之一,在人民大学,就发现农村的学生比例似乎更低一些,那么两个一比较,发现在人大,的确农村的孩子比城市的孩子数量显得更少一些。”

  为什么?农村孩子的教育梦关乎他们的人生梦想,贫困的家境、艰辛的生活、抱病的父母……都指望着通过教育改变。可是十年间,我国高等教育规模不断增大,但农村生源在重点大学所占比例却逐年下降。

  杜千里:“农村的孩子出生以后,他的环境、包括上学的条件,还有父母对他的教育,和城市的孩子是没法相比的。”

  杜千里,是河南辉县市上八里镇鸭口学校的老师。作为一名大山里的乡村教师,他最直接的感受是,现行的高考分数选拔制度让农村学生有心无力:

  “起点不同,用一个相同的卷子去选拔人才的话,那当然,农村的孩子会受到,好像是一种不公平的待遇,就是在这种考试的体制下,农村的孩子是出于劣势的,是没有办法和城市的孩子相比的。”

  令人欣慰的是,倾斜的教育天平正在缓慢地回归,从去年多地出台的异地高考政策,到扶贫定向招生,再到今年6月份高考前夕,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提高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学生比例,专门安排18.5万个名额,由东部高校招收中西部考生。

  但是,要真正圆农村孩子的教育梦,仅仅关注高等教育是不够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熊丙奇。

  熊丙奇:“要推进农村地区的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农村地区的学校和城市办学条件、办学质量的差距,那么这样的话,可能让农村的孩子,既能够上学,同时也能够上好学。这实际上是促进教育公平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电影《凤凰琴》讲述的是一位农村小学教师的命运。大山里,一把笛子、一把口琴演奏的国歌声,给人一种力量,穿戴不整的孩子们庄严地行少先队队礼,注视着国旗在老师的拉动下,冉冉升起。也许,这样的乡村小学、这些扎根乡村的老师,还有这些渴求知识的农村子弟,才是教育梦想落地生根的真正起点。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乔萍莉

相关新闻

头条推荐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