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中国乡村之声 > 三农中国

土地制度改革惠及农民 专家称问题也很多

2013-12-31 08:47: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北京12月31日消息(记者郭长江 许新霞)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李祥:“办抵押贷款。”

  工作人员:“手续都弄全了?”

  李:“弄全了。”

  工作人员:“那行,你稍等一下。”

  下午四点,在宁夏平罗县农村土地经营管理制度改革服务中心,农民李祥、任建平等四人正在办理贷款手续,用作抵押的只有三个不同颜色的证书。

  任建平:“一个水浇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荒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还有一个宅基地使用权证。三个同时用才能贷款。有证肯定比较踏实。它是循环贷款,要是急着用钱,可以周转一下。”

  去年以来,平罗县开始明晰农村产权为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民集体荒地承包经营权、农民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民房屋所有权等五项权属。一时间,“确权颁证”、“土地流转”成为当地老乡们挂在嘴边上的“热词”。这些证书也成了家家户户“压箱底”的“宝贝”。

  渠口乡回族农民王玉林过去小打小闹,搞中药材贩运、小面积种植,一年收入十来万元,但想再发展却苦于没有土地。今年3月,村委会当“红娘”,帮着他建起了自己的众源家庭农场,联系流转周边村民的500多亩土地,用来种植黄芪、党参、银柴胡等中药材,眼下已经销售一空,行情和效益出奇得好。 

  “这个方式挺不错的,不像在过去想种地,没有成片的土地。比过去零散种收入翻了八到十倍,过去想都想不到。明年增到两千亩左右,五年也就三千亩吧。”

  对于那些已在城里就业、居住的农民,县财政设立了500万元收储基金,规定农民在自愿基础上,通过村集体对他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和房屋所有权施行退出收储机制,回购他们的房屋和土地,再用来安置山区来的贫困移民。灵沙乡西灵村农民班学云长期在城市居住,从事二、三产业。4间共计112平方米的砖瓦房荒废了多年,田也撂荒了。这项政策出台后,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次性退出。

  “房屋是六万元,土地是每亩九千元。五亩土地,四万五千块钱。一共是十万零五千块钱。”

  记者:“您对这个价格满意吗?”

  班学云:“相当满意。我的房屋要再荒上几年恐怕有倒的现象。我通过这十万多点钱现在开了一家影楼。效益不错。”

  目前,许多农村地区都在从本地实际出发,探索各具特色的土地制度改革路径和方式方法,也积累了一些有效的经验。

  海南省制定《海南省农民集体建设用地管理办法》,对经批准纳入流转试点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允许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自主开发经营,或者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转让、租赁、联营合作、作价入股等方式进行流转,用于旅游、农贸市场、标准厂房等非农业建设。同时,作为将土改与金改结合的重要尝试,国内首款土地经营权流转信托近日问世。

  江西省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成果目前已经全部通过验收,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近60年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未登记发证的现象就此终结,迎来了“以证管地”的新时代。

  深圳则在近期鼓励引导符合规划的合法工业用地和尚未完成征地补偿手续的工业用地,通过政府指定的公开交易平台,以挂牌方式进入市场,从而调配土地利用的结构性缺口。

  对于宁夏平罗县农村土地经营管理制度改革,中国人民大学农业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给予了肯定。他认为,无论是给土地流转作“中介”,还是为进城农民规避生存风险,这一做法都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和进展。

  “确权颁证一直是国家这几年强调的,只有把这个弄清楚以后,以后土地改革才能有基础。现在中央提出五年时间让农民都能拿到承包证,这个重要性就不用讲了。以后想要流转啊、贷款啊,没有证就没法做这些工作,这是基础性工作;第二就是土地流转,不少农民进城打工,家里土地可能交给亲戚朋友种,如果建立比较好的流转机制,让农民在打工后,还可以获得一定的土地出租收入,这样一个市场还是很重要的。”

  郑风田同时也指出,耕地保护在目前的土地改革中也遭受着巨大考验。

  “出现的问题还是蛮多的,一个是乱占耕地,我们国家保红线的压力还是很大的;第二就是改变农村土地用途,种粮食作物的用来做的别的用途;第三就是农村非农建设用地。”

  先是土地确权,然后抵押贷款,这一做法无疑赋予了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也同时提醒,在土地制度改革过程中,对于像宁夏平罗县这种抵押土地和住房的做法,一定要考虑农民的切身利益,慎重行事。

  “现在好多地方,包括土地信托,就是找个中介机构,把农民零碎的地收储起来,集中发包给别人。做耕地还马马虎虎,把农民的房子也牵扯进来,万一农民还不起款怎么办?当地没有产业支撑,农民拿到钱后还不了怎么办,只能免掉,这样就不可持续了,如果把农民的房子收走,更不可持续的。确权后,最好是保护农民的财产权。”

编辑:夏恩博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头条推荐

关闭x